????听到妈妈再次打破自己的幻想,磊磊不高兴地趴回椅子上。

????小爷做做梦梦见牛魔王现身不行吗?

????其实打这个电话回家,宁云夕主要是担心老三。

????据她所知,今天她虽然不在,但是她丈夫应该去过曹家了解情况了。

????孟晨浩知道她想什么,和她说道:“晨熙在学校一直在学习,倒是挺冷静的。我还没有找她单独谈话。曹德英因为情绪过于激动,在家里休养着。他们家现在孩子都不敢让她带,怕再刺激到她。”

????“其他人怎么说?”

????“我和曹爷爷聊过了。曹爷爷肯定是尊重晨熙自己的想法。窦家那边不好说。窦家说的是,都知道了,所有人都知道了,又何必装模作样。”

????所有人全知道的情况下,装什么样子,不是糊弄自己吗?窦家这么想,也没有错。

????因此所有压力都在了曹德英和孟晨熙两人身上了。

????晨熙不认回曹德英这个妈。曹德英必然感到的是一种侮辱,走出去外面会怕外面的人说闲话,说她这个妈当得连自己女儿都不认。同样,窦家顾虑的正是这点,怕被外头的人说他们是不是虐待不是窦骁亲生的女儿了,搞到人家不敢认妈。

????说来说去,都是大人面子的问题。

????曹家觉得面子不重要。窦家觉得面子很致命。再有曹德英认为,女儿不叫妈没有道理。

????恰好老三晨熙的脾气,刚好是那种有压迫越反抗的。

????你非要我认,我越不认。宁云夕可以想象到老三现在心里肯定是这样想的。

????“时间能冲淡一切的。”宁云夕总结道。

????这会儿换谁去说这两个当事人,估计都是一身骚。搞不好让事儿往极端方向发展了。

????孟晨浩和媳妇想的一样才没有去找老三谈话。

????说好了,明天回去再聊这个话题。宁云夕挂电话前,把电话筒给趴在椅子上的儿子:“和你爸爸说两句?你不是要吹牛吗?”

????妈妈逗小爷呢。磊磊嘟着嘴,想听,又觉得有点儿接受了丧权辱国的条款。

????“电话费要钱的。你不听,我挂了。”

????磊磊唰冲过去,小手抢过妈妈手里的电话筒:小爷爱死煲电话粥了!

????“爸爸——”

????“长话短说,和你妈妈说的一样,电话费要钱的。”知道儿子心里想的啥爱的啥,孟晨浩没有客气打破儿子的幻想。

????磊磊的小脑袋灵光一闪:“我和太爷爷说。”

????和太爷爷说话,太爷爷宠他,绝对和他说说说,说很长时间。

????“你太爷爷没空。去睡觉。”说完,孟晨浩咔挂了电话。

????爸爸好无情。磊磊拿小手擦擦自己的小眼睛。

????所以叫你学你小四叔耍聪明,现在撞到你爸的铁板上了吧。宁云夕看着儿子受教育,一点都不心疼。磊磊打了个小喷嚏。

????宁云夕赶紧拿条干毛巾给儿子擦擦汗,可别感冒了。

????第二天起来,磊磊睁开小眼睛听着窗户外面公鸡打鸣的叫声。

????好早,农村里的人都起得好早。在家里的话,小爷在睡懒觉呢。

????------题外话------

????亲们,晚安!

????。

????y190523wh